中文医疗资讯 医疗百科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健康指南>女性健康>情感生活>

一个白领女性的换偶日记(5)


发布: 2013-01-28 | 来源:东方博客 | 查看:

  2003年9月25日 星期四 晴

  最近南威经常带一对夫妇来家打牌,南威不喜欢打麻将,我们玩的是纸牌,对家一伙,如果同伙中的两个人都先把牌打净,就算是赢了一局。那一对夫妇我不认识,南威说是他的同事,男的叫魏青,女的叫李方。在这样的牌局中,每次都是我和南威一伙,魏青和李方一伙,但我经感受到南威和李方的眉目传情,而魏青也不是地对我暗送秋波。对这样的游戏,我渐渐明白了大家是真正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终于有一天晚上,李方忽然起高调,说咱们这么一成不变地打,能不能来点新花样,我和南威一伙,你们俩一伙。我们三个异口同声地说,行啊。于是,我们打破了常规。结果,居然是打了个平局,跟我们平时不相上下。魏青开玩笑地对南威说,我以为只有我们家李方和我才最默契,原来你老婆也行啊。南威就接过话茬儿说:“要不咱换换老婆试试?”魏青就哈哈大笑起来,说我看行。

  接下来,我下楼去买了酒,一边打牌一边喝,魏青和南威还在不断地讲着荤段子,我们一边大笑一边喝酒,一边打牌,不知不觉地都醉了……

  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睡在我边上的竟是魏青……我本能地腾地坐起来。“别动”,立业伸手把我按倒,把手指竖在嘴唇上,示意我套房的外间有人。我一下就意识到了,南威和李方就睡在外面。我躺下了,身子紧邦邦的,一动不敢动。太尴尬了,尴尬得不要说面对外面的人,就是连魏青,我也不敢看一眼了。我把头蒙在被子里,恨不得这被就是神毯,包着我一下就消失了……可是,我无法消失。

  魏青这时把我搂过去,我想脱开,他低声说已经没意义了。我问他我们做了吗。他反问,你说呢?我说我不知道。他说你真是一个傻丫头。然后大笑起来。

  这样的对话这样的情景,似乎在几个月前就曾经有过,那时的主角不过是肖亮和张梅。但又仿佛隔了一万年,我忽然觉得心一阵狂跳,升出许多温柔。说真的,我觉得这一次很温柔,也很刺激,虽然这样的话说出来很无耻,但这是我真实的感受。

  我不知道天是否已亮,当我听到外间的人走出并关门的时候,魏青开始穿衣服,而我竟然有点恋恋不舍。我躺在床上一动没动,看着立业一件一件地穿衣服,直到他系完领带衣冠楚楚,而此时,我想的居然是,如果这个男人是我丈夫,我也一样会幸福的。我想完这句话,在心里狠狠地骂了句自己“你这不是人尽可夫了吗?”可当他要转身出去的时候,我还是叫了他一声,他停下来,但没有看我,说了句我先走了,就打开房门转向了外间。

  只要闭上眼睛,眼前就全是魏青的影子,是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我咀嚼着每一个细节,就像当年恋爱时一样,感到的是不安中的莫名的兴奋。如果说上一次那个男人是我多年前曾经熟识的人,那这一次的男人却完全是陌生的。我不知道这样的感觉从何而来,甚至隐约地期待着这样的故事还会继续。

  越堕落越快乐。这是什么人说的,总之是贬意的吧。可我怎么辨不出来了。

  2003年10月2日 星期四 阴 有风

  欧阳回来了。之前他去了法国,两年多时间我们没有任何书信电话来往,昨天忽然打电话给我,说是想见我一面。

  欧阳是我原公司的同事,他有着近1米80身高,俊朗帅气的阳光型男人,是我所喜欢的干净的样子。欧阳在公司跟我关系最好,我们经常一起出去见客户,谈生意,后来干脆就以姐弟相称。

  在乾元大道的一家幽静的茶苑里,我和欧阳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还有小声的开心和愉悦地笑,仿佛是一对经年的老友。甚至,我们能从彼此似是平静的脸上读出一些个不平静的内容,我们都像是在内心深处期待着什么。

  欧阳不紧不慢地问我有没有听说过在这个城市有那么一群被别人称作三高的人,就是学历高、收入高、眼界高,他们私底下自发地组织了一个非正式的俱乐部形式的组织,就是被外人称之为“换-妻俱乐部”的,他们的宗旨是崇尚自由的性,他们满足身体,不牵扯灵魂。他们说,我们是朋友,然后有了性,但依然是朋友。或者,有了性,有了互相交换的性,所以成了朋友。我故作惊讶地摇着头,然后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更多关于“情感生活”的热门文章

健康资讯

健康,是人生最大财富!医疗资讯网,让您懂得如何更健康更快乐!

热门排行榜TOP

本周TOP10